栏目导航
最近推荐
热点信息
您的位置: 主页 > www.700234.com >

缅甸抹谷红宝石矿区探秘纪实


发布日期:2019-09-05 15:57   来源:未知   阅读:

  说到红宝石,就不得不提缅甸,尤其是抹谷,这个被称为“红宝石山谷”的传奇矿区。今天小南来和大家分享,来自GIA作者Vincent Pardieu)与Andrew Lucas的“抹谷探险之旅”,跟着这篇文章来全面地了解抹谷。

  缅甸是一个了不起的国家,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化的人口。 该国与中国、印度、泰国、老挝和孟加拉国接壤, 并与安达曼海和孟加拉湾的海岸相接。 缅甸拥有约 6,000 万居民,是一个多民族多语言的国家。 政府承认135个民族中,缅甸族是全国主要族群。

  抹谷地区与掸邦搭界(大约 1500 年前,掸族人定居于此)。 如今,该地区居住着多个少数民族。 除了缅甸族和掸族,抹谷地区还生活着其他重要民族,如傈僳族和尼泊尔裔廓尔喀人。

  蒲甘(Bagan)是全世界最启迪心灵的地区之一。 座落于伊洛瓦底(Irrawaddy)江沿岸,这里拥有全世界规模最大、最密集的佛教寺庙、宝塔、佛塔以及其他遗址。 10 世纪到 13 世纪,蒲甘蓬勃发展起来。 该地区曾一度有 13,000 座寺庙和佛塔。 如今,虽然饱受风化和侵蚀,保存完好多座寺庙和佛塔依然光彩照人。

  从曼德勒(Mandalay)乘船前往蒲甘是最佳的途径。 虽然这需要大半天时间,但能欣赏沿岸寺庙的壮丽景色,还可看到游牧渔民和专门制作陶器的村庄。 另外,蒲甘地区还有很多手工作坊,你可以看到熟练的工匠制作各类漆器。对历史、建筑、遗址或是富有浪漫气息、异国风情的地点稍感兴趣的人都会被蒲甘深深迷住。佛教的影响遍及整个缅甸,寺庙和佛塔林立,僧侣随处可见(经常可以看到他们光脚行走)。 虽然缅甸是个宗教自由的国家,但大多数人口(约 89%)均信奉佛教。

  笔者旅程的第一站是曼德勒——缅甸第二大城市,上缅甸的经济中心,缅甸的最后一个皇家首都。 这里也是繁华硬玉市场的集散地,厂商销售硬玉原石,并打磨和销售成品硬玉以及镶嵌硬玉的珠宝首饰。当地经销商、国外经销商和游客云集于拥挤熙攘的市场街道中。 餐厅则忙着为客户和忙于打磨硬玉的工坊供应美食。 这里喧闹嘈杂,人们在这达成一桩桩交易,制作一个个烹饪锅,锯切、雕刻、磨光一件件硬玉。

  在导游的陪同下,我们搭乘面包车从曼德勒前往抹谷。Jordan是他的绰号,灵感来自于他出众的身高,尤其对于缅甸人而言,人们把他比作迈克尔·乔丹。

  这条无比精美的项链被称为Fai Dee Red Magic,由产自缅甸抹谷和Monghsu的、未经处理的红宝石打造而成。

  如今,前往Mogok比以往更为容易。 已经修筑了两条通往抹谷的道路。 第一条建于 20 世纪 90 年代初,从曼德勒到抹谷需要约六个小时。 另一条路最近刚刚完工,可让您从曼德勒抄近道到达抹谷,精准必中特段大小,时间缩短了两三小时。

  抹谷座落在曼德勒东北方约 200 公里的位置。 这里隶属于曼德勒地区的坷区,通常被称为“上缅甸”。鼎鼎大名的宝石出产地区称为缅甸抹谷玉矿区(Mogok Stone Tract),实际上是由几个山谷及城镇构成的。

  主要的宝石产地为抹谷和坚宾,但伯纳迪姆(Bernardym)、庆吉(Ghaung Gyi)、Kyauk Pya That 村庄周围的山谷以及卡班(Kabaing) 和 Kin 山谷内均找到了宝石。 抹谷大约有 30 万居民,而坚宾大约有 25 万居民。

  除红宝石以外,居民还开采蓝宝石和尖晶石,以及量产的其他宝石,包括磷灰石、方柱石、月光石、锆石、柘榴石、堇青石和紫水晶。 抹谷还出产非常罕见的宝石(如铝硼锆钙石、黑铝钙石和硅硼钾钠石),只有抹谷以及其它几个宝石产地才能找到此类宝石。

  作者还参观了该地区的 Oo Saung Taung 山的青金石矿。橄榄石开采于伯纳迪姆地区的平冈(Pyaung Gaung)。

  1915 年,G.F. Kunz 报道了一起关于红宝石起源抹谷的传说。 这个传说是关于大约 2000 年前,一条龙生下三个蛋。 第一颗蛋孵出异教徒之王,第二颗蛋孵出中国的皇帝,第三颗孵出的就是红宝石。

  早在公元 6 世纪的掸缅王朝期间,就已经有人提及到缅甸和红宝石之间的联系。 1597 年,缅甸国王从掸族人手中接管在缅甸的所有红宝石矿山。 所有达到一定尺寸和重量的红宝石都必须上交国王。据说,有人会将较大的宝石打碎,这样他们就能将宝石出售而不必上交。这在《多南纪山》 (Daw Nan Kyi) 的传说中有描述。

  根据这个传说,一个叫 Nga Mauk 的矿工发现了一颗神奇的红宝石。他并未将整块宝石交给国王,而是将它一分为二,然后将其中的一半上交,因此也从中获得了丰厚的回报。他将另外一半卖给了一位中国商人。后来,一位中国王子为请求国王的庇护,将这块红宝石作为礼物送给了国王。

  国王仔细察看红宝石时觉得它很眼熟。当他将这件新礼物与之前矿工呈上的红宝石进行比较时,发现它们可以完美地拼合在一起,从而意识到自己被欺骗了。国王下令将矿工和他的家人活活烧死。矿工的妻子,也就是 Daw Nan Kyi,当时正在山上砍柴,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她因过度伤心而死,死后也如同那块红宝石一样一分为二。

  Nga Mauk 红宝石的故事还没有结束。在 19 世纪 70 年代敏东王统治时期(1853 至 1878 年),法国人和英国人在亚洲建立殖民帝国。 来自法国的一名代表拜访缅甸国王,并询问需要付多少钱他才会允许法国的公司在抹谷开矿。缅甸国王则将 Nga Mauk 红宝石拿给法国人看,并问他对宝石的估价是多少。

  法国人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宝石,他说道,要评估这样一块令人惊叹的宝石的价值是不可能的。缅甸国王回答道:如果你不能估计这块宝石的价值,你怎么指望我为产出这种宝石的矿山估价呢?法国人哑口无言,蓦然离去。

  后来,英国了解到法国对抹谷和上缅甸感兴趣,害怕法国会接管该地区,并控制前往中国的要道。 在由伦敦宝石商组成的财团的支持下,他们策划并入侵缅甸,其主要目的之一就是控制抹谷和当地的红宝石矿山。

  1886 年,英国人成功地控制了上缅甸地区。 到 1889 年,他们已建立缅甸红宝石矿业有限公司。 由于人们对公司股票的极大兴趣,该公司获得了一系列的租约,在一战前一直都是盈利状态。他们还引进了高压水炮、洗矿设备和其他机械化采矿方式,将抹谷小镇真正地转变为了冲击矿区。公司做了很多工作将缅甸红宝石推广到欧洲和世界各地。

  但是,他们仍面临很多经营方面的挑战,包括有洪灾和盗窃。此外,合成红宝石的引进也引起了市场上的广泛恐慌以及价格的直线下降。 这些问题最终导致公司于 1931 年放弃了矿区。

  20 世纪 50 年代,法国作家兼旅行家 Joseph Kessel 参观了矿山,并激发灵感写就小说《抹谷,红宝石山谷》。 这也更促使公众(尤其是法国)将抹谷认可为世界上最好的红宝石之乡。

  在缅甸红宝石矿业有限公司退出该地区后,当地的采矿业又恢复了之前的小规模作业方式。 虽然比不上大规模作业的生产能力,它们却被证明为更具成本效益和可持续性。 在 1969 年政府将矿区国有化后,走私开始变得猖獗起来。

  到 1990 年,政府放宽了采矿法规限制,允许有合资企业。 在作者考察这些矿区的途中,我们发现有许多私人公司与政府间的合资企业,还有一些单独的私人企业和国外投资企业。

  观察缅甸抹谷矿区的地形就如同一个真实的地质奇观。这儿是世界上最有趣、最多样化的宝石出产区,发生了很多地质事件。

  而地质环境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因风化作用变黑的大理石尖塔,让人印象深刻。 整个宝石矿区中随处可见这种大理石,而且大小也千差万别。 若去除黑色经风化的石头表面,则会露出里面白色的大理石。

  喀斯特地形是因大理石经风化而形成。风化过程对于抹谷的矿区形成也发挥了作用。 大理石是多数红宝石和尖晶石形成的重要组成部分,亦是它们的载体岩石。因此,宝石是与大理石一同被风化搬运。然后宝石会沉积到砂砾中,缅甸人将这种土称其为含宝石的砾土 (byon)。

  这些宝石丰富的砂砾对经济可行的采矿作业来说至关重要。作者也在其他地区看到过类似的喀斯特地形,比如越南的 Luc Yen 的红宝石生产区,它们大都是被丛林所覆盖。但是,从抹谷的露头地形对于景观的影响上来说,两者无法相提并论。

  红宝石和尖晶石是在变质作用下形成,与山脉的形成条件类似,也就是岩石在区域和局部热量和压力作用下变质。 印澳板块与欧亚大陆板块相撞时就发生过一次重大的地质事件。 板块碰撞的巨大力量造就了喜马拉雅山,同时,也达成一定地质条件让许多宝石得以形成,包括红宝石、蓝宝石和尖晶石。

  红宝石和尖晶石通常形成于大理石中。亚欧与印度板块的碰撞形成沉积矿床,因此,在喜马拉雅山周围的几个地区都发现矿区:塔吉克斯坦、阿富汗以及巴基斯坦的西边、尼泊尔的中部以及越南和缅甸的东侧。 由于地质成因相当类似,这些矿区的宝石也有相同特点。 这也为宝石原产地的鉴定师带来了很大的挑战。

  来自泻湖型自然环境和远古海洋中的生物骨架为沉积物带来钙和碳,形成含有丰富粘土和有机物质的石灰岩。 在亚欧板块和印度板块的灾难性碰撞过程中,石灰岩在热量和压力作用下转化为大理石。

  在地质变质的过程中,因蒸发而形成的含有大量盐和二氧化碳的流体也开始运动。这些流体和大理岩间相互作用引起反应,释放了如铝、铬、镁和钒等元素。若有镁元素,这些沉积物会结晶形成尖晶石,不然就会有红宝石沉积于岩洞中,岩洞是由于蒸发岩层中的盐的溶解而形成。

  矿石的实际形成过程非常复杂,但简单地说,沿喜马拉雅脉分布的大理石矿床中一般能发现红宝石,它起源于数百万年前地球最早生命形态的一些残骸。另一方面,蓝宝石与火成岩侵入有关, 它是在岩浆侵入与变质岩相互作用的过程中形成(也称交代作用)。

  这些地质事件说明了宝石形成的复杂性以及所需的各种条件。 优质红宝石或其他宝石的形成也取决于冷却缓慢、时间充足以及晶体生长空间足够这几个条件,而这些条件均具备的情况相当少见。

  我们2016年12月28 日大部分时间用于前往抹谷,然后 12月29日一早开始工作到很晚,全程都是这样的日程安排。 在那里的那段时间,我们走访了许多矿山、市场、切割师、宝石画家和有趣的地方例如寺庙和佛塔。 我们的主要重点是宝石矿和市场,如 Vincent 所说的“用眼睛而不是耳朵进行宝石学研究”,意思是,从来源处获得第一手信息而不是听取别人所诉的二手信息。

  在这次探秘中,我们参观了红宝石、蓝宝石、尖晶石和橄榄石矿。 我们参观了“缅甸抹谷矿区”所有的宝石市场,其中大部分宝石市场参观了多次。 在一个有趣的迂回曲折处,Vincent 在抹谷宝石市场发现了青金石原石。 当我们询问关于青金石时,经销商说该矿是当地的,并给我们指明大致方向。

  这让我们在正午时分寻找这个矿。原始信息让我们找到了正确区域,但不是这座矿本身。我们遇到一位友好的农民,他原是一名宝石矿工。起初,他不明白我们正在寻找什么宝石,他骑着他的摩托车离开,带回的宝石材料却不对。这让他明白了我们真正要找的是什么,他领着我们穿过矮树丛,爬上一座山,到达了青金石平峒矿。我们到达时没有人在采矿,但我们可以确定在“缅甸抹谷矿区”有一座主要的硬岩青金石矿。

  对于曾目睹世界各地的有色宝石矿的人来说,抹谷的宝石矿藏确实让人大开眼界。 几种不同类型的采矿作业正在进行,以符合每种特定的矿藏。 我们看到了对含有宝石的砾石(称为含宝石的黄褐色土)进行冲积矿采矿和从大理石中进行红宝石和尖晶石的硬岩开采。彩色85556图库

  谷底大部分容易够到的含宝石的黄褐色土已被开采。 如今,采矿散布到抹谷和坚宾周围的山坡和高山,以及更远的地方。 冲积、露天、溶洞和裂缝、竖井和平峒硬岩开采都在进行,而且位置往往比较接近。

  富集宝石的砾石在宽广的谷底更普遍,例如在抹谷和竖宾周围的山谷,一旦除去了表土就可以发现富含宝石的砾石层。 位于山坡或沿着在 V 形山谷的溪流的矿藏,宝石更广泛分散在地上,因为沉积过程不如在宽广的 U 形山谷那么有效。 在这些地区,寻找宝石的矿工们冲洗了他们移除了表土的大部分地面。

  在露天作业,常常把大型的大理石砾岩移除,以到达下面的含有宝石的砾石。 这些砾石的宝石含量往往很高。 也可能会把砾岩砸碎,寻找里面的红宝石和尖晶石。

  我们看到一些传统的矿坑,其典型宽度为四英尺(约 122 厘米);然而,如今这些矿不如它们过去那么普遍。 如今,小规模作业比十年前这位合著者 Vincent Pardieu 第一次来到抹谷的时候更少。 大部分的开采规模更大,有露天作业使用挖掘机和其他设备移动大理石砾岩,以及用高压水枪从宝石砾石将较轻的表土冲洗掉。

  “缅甸抹谷矿区”一个有趣的采矿方法是沿着洞穴和大理石中的裂缝开采。 将砾石以及覆盖着砾石的岩石一同移除,冲洗掉所有的东西,让宝石重新显露出来。 采矿往往包含沿着天然洞穴和裂缝开采,和进行爆破以进一步开采矿藏。

  有些矿的深度令人难以置信,向下挖掘数百米,可以产出含量最丰富的宝石。开采条件也可能是及其危险的,因为矿的深处及其周围环境往往很潮湿。试想一下,踩踏着潮湿和腐烂的临时木梯,随着下到几百米深处,还要越过又湿又滑的大理石。下到其中一个矿会让您体会到将有色宝石带到市场销售包含了巨大的努力和风险。

  这个地区也有经典的平垌矿,矿工们穿过岩石开道,他们将岩石清除出去进行砸碎和清洗,建立平垌。 他们通常使用炸药把平垌壁炸掉。 要获取宝石十分危险,但缅甸的矿工们通过使用本地制造的炸药优化了这一工艺,这些炸药主要是黑火药和明胶类采矿炸药。 这些炸药材冲击力弱,足以炸毁大理石而对宝石的粉碎性损坏最小。 这似乎比使用更强大的炸药如达纳炸药要更加经济可行。 抹谷矿工们在使用这种炸药方面展现了高超的技能。

  每一类型的矿山都需要用水冲洗砂石,将宝石从不值钱的岩石中分离出来。 其原理始终不变:利用宝石密度更高的特点,用水将较轻的材料冲洗掉。 这通常用夹具(用于将矿石从宝石材料中分离出来的器具)来完成, 这种器具最初由澳大利亚锡矿工人设计,之后传到泰国和缅甸。

  缅甸民众都很友好,在抹谷尤其如此。我们接触过的每个人都表现出一种真诚的好奇和友善。 在宝石行业里我们遇到过和交谈过的人、以及在小镇里与我们打过交道的每个人都是这样。

  前面提到过,缅甸是一个多元化的国家,抹谷也是如此。 大多数的抹谷原居民是掸族人,但几个世纪以来,红宝石开采吸引了这个地区以外和更远地方的人。

  缅甸是世界上民族最多元化的国家之一,抹谷的多元化人口非常吸引人,包括有掸族、缅甸族、傈僳族、克伦族、克钦族、中国人和尼泊尔人。尼泊尔裔廓尔喀人构成了抹谷最吸引人的群体之一。 我们在市场上看到的很多商人都是廓尔喀人。

  廓尔喀人是最近才来到缅甸的,他们大多在英国统治时期就定居在尼泊尔。 在抹谷,英国人雇用了很多人看守矿山。 廓尔喀人曾和英国人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来成为了缅甸军队的重要组成部分。 他们有突出的特点,很容易在抹谷宝石市场上认出他们。

  或许参与到抹谷宝石行业中最有趣和最引人注意的是喀纳斯妇女。 不管清洗操作多么仔细,在废弃的岩石中还是会有一些被忽略了的宝石;这些被称为尾矿。 抹谷红宝石开采的尾矿是白色大理石。 按当地的传统,当地人有权搜寻这些尾矿,并留着他们发现的宝石。 在英国人采矿期间,为了减少盗窃,此活动仅限于妇女。 现在,可以看到这些妇女在矿山彻底分拣这些尾矿,并在公开的宝石市场上出售她们找到的宝石。

  在我们参观过的几乎所有采矿作业中,我们都看到喀纳斯妇女从清洗夹具处将尾矿搬运出来,并仔细检查大理石碎片。 他们用锤子将大理石打碎成小块,寻找红宝石或尖晶石。 他们实际上把大理石打碎成了粉末,所以没有任何宝石能逃离她们的双眼,无论是多小的宝石。

  在这个范围很容易看到的最引人注目的景象之一是在宝隆吉(Baw Lone Gyi)的喀纳斯妇女。 这个场面就是排列整齐的一系列颜色和对比,非常令人吃惊。 妇女们使用刮刀将白色大理石从平台推到开放式的手推车上,从清洗区移除了大量的白色大理石。 用手推车推运大理石一小段距离到一个区域,在那里妇女们用锤子将其打碎成大理石粉末。

  这些喀纳斯妇女穿戴着五颜六色的服装和传统的帽子,这一幕看起来特别亮眼,在白色大理石海洋的衬托下,头顶的天空极蓝,植被郁郁葱葱,还有在后面的传统木屋,交相辉映。 这确实是我在矿区曾经历过的最迷人的景象之一。

  这些喀纳斯妇女向我们出售红宝石和尖晶石,宝石通常还在破碎的大理石里面。一直以来她们都不愧为精明的谈判者。她们会举起红宝石原石或尖晶石晶体,在白色大理石主岩的映衬下宝石的红色格外醒目,她们把我们当做准买家,出售给我们。 我们还观察到她们的传统方法,她们把小晶体含在嘴里妥善保管,同时继续彻底分拣大理石。

  我们走访了几处露天宝石市场,这些市场位于“缅甸抹谷矿区”的城镇内。 其中包括“Yoke Shin Yone”早市,通常被称为“电影宝石市场 (cinema gem market)”,和“Pan Shan”午市,这两个市场都在抹谷。

  在 Kyatpyin,我们去了“Aung Thit Lwin”早市和“Pann Ma”午市。 这四个市场每天都开放。 我们还去了一个有意思的市集,Barnardmyo 村每周会有一次,距离抹谷北部约一个小时的车程。

  每个市集都有其各自的特色。在 Barnardmyo 每周市集中,蔬菜和牲畜比宝石更多。 那里交易的大部分宝石是当地农民或 kanase 带来的原石,这是他们花时间在附近开采的。 在 Pan Shan 的抹谷午市,时间为大约下午一点到三点,更大也更现代化一些,有很多桌子,还有五颜六色的大伞可以让商贩们遮挡太阳或雨。 午市分两个区域,一个进行原石和晶体标本交易,另一个进行刻面宝石交易。

  “影院 (cinema)” 早市非常特别,人们把所有的宝石(主要是原石)摆在他们前面,在他们的小桌子上或在地板上。 虽然那里交易的大部分都是低品质宝石,但它却是一个丰富多彩的市场,展示了该地区生产的各种各样的宝石。 在 Kyaptyin,早晚市更像是一大群人在大街上集会。

  虽然这些市集有各自的特色,它们也有共同点。我们去早市和午市时,甚至在抹谷和 Kyatpyin 的那些,我们经常看到同一个商贩和 kanase 妇女,他们向我们销售同样的宝石,不过价格比之前低得多。 在抹谷,时间比像纽约或香港这样的地方慢得多,完成一颗宝石交易可能需要几周。

  市集上总是有活动,熙熙攘攘的。 主要是当地的商贩、贸易商和喀纳斯妇女之间的活动。 当地商贩很容易认出外国人,如果这些人被认为是有诚意的买家,他们很快会被宝石报价团团围住。

  法律上不允许外国人在诸如抹谷等缅甸矿区购买宝石,但实际上,似乎当局能容忍他们只是买一些纪念品。在任何情况下,在缅甸合法出口过程很复杂,并且只有镶嵌在珠宝中的刻面宝石能容易出口,如果是在注册过的商铺购买的话。

  原石和切磨宝石都有出售。在市场上有矿物标本,甚至也有珠宝成品。 在 Barnardmyo 早市,宝石的吸引力较小,而农产品和牲畜占据了大部分。

  宝石品质明显较低,大多数较优质的材料都通过经销商谨慎地出售给固定客户了。宝石市集上往往最让人目瞪口呆的是喀纳斯妇女们,她们戴着帽子穿着色彩缤纷的服装,销售她们的产品。 经常可以看到女人和男人戴着摩托车头盔出售宝石,以添加时髦的销售花样。有诚意的贸易商普遍会带有宝石电筒,偶尔还有头戴式放大镜。

  我们大部分都在探索考察宝石矿和宝石市场,因为这是我们此行的重点。 然而,在任何地方都很有趣,尤其是在产地,可以目睹该地区的完整的价值链。我们在市场上注意到的第一点是,成品宝石和原石一起出售。宝石在远离宝石产地的切磨中心被切割成形,然后被带回产地销售,这并非罕见。 然而,许多宝石似乎都是在抹谷区域进行切磨的。

  我们参观了一个小而活跃的家庭手工业切磨中心。是从字面上去理解“家庭”这个词,因为是在人们的家中进行切磨,这在抹谷很常见。切磨机令人震惊,因为它们不是电动切磨机,而是由脚踏使切磨机转动。切磨工来回踩着踏板为宝石打磨轮提供动力和打磨这些宝石。这是真正的环保型宝石切磨方式。

  切磨工正在切割红宝石、鲜艳的有色尖晶石、蓝宝石、橄榄石,和其他当地的抹谷矿区宝石。 虽然许多在市场上的成品宝石的切磨比例不太理想,这就是所谓的当地切工,但有的切磨得很好,在这个小小的家庭式工厂成形的宝石都切割得很好且非常漂亮。

  当地宝石价值链的其他组成就是宝石画。 作者以前在越南陆克彦地区看过这个行业。 在抹谷,我们看到了艺术大师、宝石画厂,和一些出售宝石画的商店。 这种艺术形式融合了不适合制作成珠宝的微型宝石,并把它们变成艺术创作。 能够把来自矿山的所有的材料用在一些可以获利的时尚领域,增加了继续开采的可能性。 我们希望,这种艺术形式会发展起来,并传遍宝石开采社区。

  抹谷是一个神奇的地方,也是宝石学家的圣地。 本文作者很感激这本书的共同作者文森特·帕迪乌(Vincent Pardieu)邀请他一起探秘抹谷。 我一直想去有着传奇的地方,一些世界上最有名的宝石学家去过的地方。

  关于这片土地的许多印象一直留在我的脑海中。在宝隆吉的白色大理石粉尘下和在露天宝石市集上的喀纳斯妇女、人们的友好、餐馆和路边摊美妙的食物、还有夜市。

  以及吸引宝石学家来到这片土地的主要因素:山上的白色地带可以开采宝石、令人难以置信的黑色风化大理石岩石尖峰、能达到几百米深的惊人的大理石裂缝、在深处开采的矿工辛劳工作开采出含有宝石的大理石。 这些色彩浓烈的宝石,有时隐藏在大自然白色大理石的包裹之中,深深地感染着这一切。分享:

香港开奖结果  |   创富高手论坛  |   www.700234.com  |   000098六台奇才  |  


Power by DedeCms